优信彩票

新聞中心

  培訓項目 更多+
  在線教育 更多+
微信圖片_20211214133409.jpg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信平臺

qrcode_for_gh_8881cedb0364_430.jpg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信平臺

18210832384
  新聞動態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中藥在美國遭封殺,中國企業該作些什么?


發布時間:2017-04-06 19:22:58      來源:      瀏覽次數:5045次

                                

        美國是繼東南亞之后第二大中藥進口國,是中藥進口量增長最快的國家,若干年后很有可能成為全球第一大中藥進口國,成為中國中藥產品最大的海外市場。
        然而,我們決不能就此自我陶醉于對光明前途的憧憬而對開拓美國中藥市場的艱巨性和我們自身的固有缺陷渾然不知。不要說大規模地拓展中藥產品在美國的市場份額,哪怕是維持我國中藥在美國的現有市場也絕不是輕松的事。幾年來我國中藥產品在美國不斷遭受封殺,這種封殺有來自競爭者——包括美國的西醫藥界、美國本土的以及在美國開拓市場的其它國家的天然保健品企業,也有來自美國政府部門——包括美國聯邦政府和州政府,而來自美國政府部門封殺的殺傷力極強。
        進入2001年9月以后,美國加利弗尼亞州的中藥商業界深切感受到中藥遭受政府封殺之苦。原委是,根據加州通過的第65號法案,加州政府規定,自2001年9月1日起,在加州銷售的110種中藥和中成藥必須標明“警告:使用本產品將會遭受到加利弗尼亞已確認的化學品的影響,導致癌癥和生育缺陷或其它生殖傷害。”(WARNING : The use of this product will expose you to chemicals known to the state of California to cause cancer and birth defects or other reproductive harm.)這一規定雖然不是直接禁止這110種中藥和中成藥的銷售,但實際上比被直接禁止還糟糕。試想,加有這段警告語的產品誰還敢用?再者,在美國這種喜歡訴訟的國家銷售這些標明對人體健康有致命危害的產品將后患無窮。只要哪位消費者訴稱所患癌癥或生育生殖問題是由于使用上述某產品所致,那么,銷售這些中藥產品的商家往往要敗訴,隨之而來的賠償足以讓一家中藥店傾家蕩產。據悉,洛杉磯已有一家中藥店因被一位消費者告倒而被法院判決賠償數十萬美元。聯想起美國法院判決美國煙草商向公眾賠償數百億美元的健康傷害費的案例,加州政府對中藥這一措施可謂讓中藥商業界不寒而栗。自9月份以來,加州的中藥銷售額大幅度下降,面對清淡的生意,中藥商們還得提心吊膽擔心隨時被人訴訟的索賠。
        加州政府作出這一規定的事實根據是經化驗發現眾多的中藥含有有害化學物質,包括重金屬含量超標、混有西藥或其它有毒副作用的化學品,以及本身有毒性的中藥成份(如烏頭等)。其實,早在加州政府對中藥采取這一執法行動之前的一年多,加州衛生廳就公布過經驗確認有安全問題的一百多種中成藥,并對中藥產品的流通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1998年,美國加州衛生廳抽驗了260種市場上流通的進口中成藥,發現其中的123種(占47%)因受污染而存在安全性問題,污染的內容包括中藥中混有西藥、或化學物質、重金屬含量超標以及含有其它毒性物質等。加州衛生廳又進一步化驗了另340種中成藥,其結果尚未公布。
        加州衛生廳的檢驗報告當時尚沒有在專業刊物及大眾媒體發布,對美國中藥流通的負面影響尚有限。然而,2000年7月美國替代醫學領域中最有影響的雜志《替代醫學》(Alternative Medicine)刊登的《成品毒藥——購買者警悟》(Patent Poisons—Buyers Beware)的文章則在全美醫藥保健界及藥品保健食品流通領域造成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
        該文的作者Harvey J. Kaltsas(哈維?卡特薩斯)博士是美國東方醫學及針灸界的知名人物,其頭銜有:東方醫學博士、針灸醫師、美國東方醫學會名譽主席、佛羅里達州東方醫學會名譽主席、佛羅里達州州長特命針灸立法委員,全美唯一一位在參議院作證的執照東方醫學醫師。他并不是一位不相信中醫藥、對中醫藥有偏見的西醫,而是一個相信中醫藥、懂得中醫藥的東方醫學資深專業人士。
        哈維?卡特薩斯博士的這篇文章使用如此聳人聽聞的標題意在警告消費者警惕中國出產的中成藥的毒性,該文依據加州衛生廳的檢驗報告列舉了中成藥污染重金屬、西藥、化學物質及其它有毒物質的現象,指出了其對人體健康的危害性,并反復提醒消費者、草藥產業界及醫藥衛生界要警覺,該文還附表列出了被加州衛生廳驗出有污染的123種中成藥的名稱、生產廠及其受污染的物質。
        這篇文章發表后,美國各地草藥產品商店(保健品店)紛紛從嚴或拒絕購進中國大陸出產的中成藥,甚至傳統中藥店也受影響,中藥在美國的流通遭遇嚴重挫折。
        加州是美國中藥的主要進口港所在地和集散地。加州衛生廳對中藥的行動往往成為全美對中藥政府性行動的發端。按照歷史慣例,被加州衛生廳驗出的有害中藥產品往往被禁止在市場流通,成為每年一度州衛生廳查抄掃蕩的對象(往往針對華人社區的中藥店)。同時,加州衛生廳的檢驗結果將被FDA(美國聯邦政府衛生部食品藥品管理局)所采納,被認定為受污染的中成藥將被列入FDA的“黑名單”毋需經過檢查即自動扣留的產品名單,全美各海空港口將自動扣留名單上列出的進口產品。而且,經過《替代醫學》等專業刊物及其它大眾媒體的進一步喧染,中國出產的中成藥的形象將進一步嚴重受損,不僅“質次價廉”而且“摻假有毒”,無法在主流市場(以白人為主體)取得商家及消費者信任,進入主流市場難上加難。
        如果說《替代醫學》雜志發表哈維?卡特薩斯的文章對中藥銷售的負面影響主要是在主流社會的話,那么這次加州政府對中藥產品作出的這一規定,則直接針對華裔中藥店及華裔中醫針灸診所的附設中藥房。華裔中藥店及華裔中醫針灸診所的附設中藥房是加州中藥銷售的主渠道,是中藥在美國市場的“根據地”,加州政府的這一措施從根本上給加州的中藥銷售造成了重大打擊。
        加州對中藥的限制不只是在近年才有,而是久已有之。目前加州查閱到的文獻顯示,早在1996年4月17日加州衛生廳就公布了一份《受入口管制的常用中草藥》、聯邦毒草(可能損害其他農作物,需進口許可證)、受管制的草藥(禁止進口美國)、不安全的草藥(可能會被查封或需要許可證)以及寄生植物、相橘類植物、受污染植物和動物副產品(可以被禁止或限制進口美國)等中藥材名單。加州衛生廳每年還發布經認定有毒性或危害人體健康的中成藥產品的禁止令(參見后文《加州開出的禁銷中藥名單》)。
        加州的中藥銷售額占全美國中藥銷售總額的一半以上,而且美國其它各州的中國中藥產品90%以上來自加州。加州政府對中藥的限制顯著地影響著全美中藥的銷售量。
        對全美國中藥進口和銷售量影響最大的還是美國聯邦政府的醫藥食品主管部門——食品藥品管理局(即FDA)。FDA有一專門針對“中國草藥”的《進口警告》,列在該《進口警告》中的中藥產品一進入美國海關就會被“自動扣留”,不允許放行進入美國境內銷售,除非實際檢驗證明新進口的這些產品沒有FDA曾查出的問題。FDA針對中藥的《進口警告》自1991年首次發布,以后被列入中藥品種逐年增加,到2000年被列入《進口警告》的中成藥已達97種(詳見后文《FDA禁止進口的中成藥》)。
        在今年,FDA針對中藥采取的一次影響很大的行動是向全美發布FDA關注含有馬兜鈴酸的植物制品,包括飲食補充劑的公開信。信中警示“攝入馬兜鈴酸可能會增加罹患惡性腫瘤的危險”。FDA列舉了“已知含有馬兜鈴酸和懷疑含馬兜鈴酸含一些植物,包括:馬兜鈴、細辛、防已、關防已、粉防已、木通、青木香等;并列舉了含有木通防已的中成藥品種,包括八珍丸、純陽正氣丸等十四種。FDA聲稱將對這些產品采取執法行動。FDA雖然沒有明令禁止含有關防已、木通、細辛等成份的中成藥(飲食補充劑)的進口與銷售,但這份文件實際上已起到禁用這些產品的作用。由于木通、防已、細辛是常用中藥成份,受此影響將有大量的中成藥產品不能進入美國。
        客觀而理性地講,我們沒有理由指責加州衛生廳、FDA乃至美國媒體對我國出產的中成藥采取和即將采取的上述行動,我們甚至也沒有理由將發生在美國的上述行動歸究為中美對草藥產品的文化背景、觀念、認識及法規的差異所致。我們應該反省自己,從自身尋找原因。我們要將我們的產品打入美國市場,必須遵守美國的法律法規,適應美國的市場需求及消費方式,并且必須保證我們的產品能夠被正確、安全的使用。我們在沒有實力讓中藥在美國獲得藥品批準,只能按保健食品進入美國市場的條件下,必須讓美國商家和消費者能象經銷、消費其它保健食品,而不是藥品那樣安全地使用中成藥。
        長期以來,我國的中成藥實際上主要是靠走私和欺關而進入美國市場,主要在華人社區流通,難以進入主流社會,問題很多,形象不佳,自然也難有大作為。
        美國的草藥制品產業在近20年來從萌芽逐漸成長壯大,特別是自1994年10月美國頒布《飲食補充劑健康與教育法》以后的這幾年里,美國的草藥制品產業更是蓬勃發展,保持著近30%的年增長率。1998年,全美國草藥產品年銷售額已達到50億美元,已超過了同期我國中藥產品的銷售額。美國草藥產業法律的松動及市場的增容為我國中藥大規模進入美國市場提供了有利時機。近幾年來我國中藥行業進軍美國市場的企業和品種也確有明顯增加之勢,中藥對美出口量有所增長。但是,中國中藥產品出口美國的增長率遠遠低于同期美國草藥制品產業的增長率。依中國中藥產業的基礎以及美國民眾對中醫藥的認同度,中藥產品在美國的市場份額和銷售增長率應大大高于現在的水平。中國中藥產品在美國還有很大的市場空間,下一步關健是要看我們怎么做了。


上一篇:專題報告>行業資訊與研究

下一篇:中醫藥法釋義系列① | 開篇:立法目的

關于我們誠聘英才|聯系我們

電話:(+86)18210832384 ;地址:中國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內南小街16號 郵編:100700

Copyrights  2008-2017 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藥科技合作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nbsp